首页 > 失信执行资讯内容详情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读后感之一关于公司治理中的股东结构_方旭资本 2021-09-24 20:09:08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读后感之一: 关于公司治理中的股东结构

这是“方旭资本”的第21篇文章,本文为原创。欢迎转发分享。未经本公众号授权谢绝其他公众号转载。

陈波,红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事业总部执行董事。


一直以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都被奉为金融从业人士必读的经典书籍之一,书中的内容来源于巴菲特每年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报中给股东写的一封信,该书的编者将这些信的内容按特定的主题,围绕公司治理、公司财务与投资、普通股的替代品、普通股、兼并与收购、会计与估值以及会计政策和纳税问题等方面加以整理后成书,使得巴菲特关于投资的哲学能够更为简易的传播。
在公司治理方面,巴菲特谈论了很多具体的问题,但最关心的核心问题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股东,另一个方面是管理层。本文主要围绕书中关于股东的讨论并结合读者的从业经验谈谈感想。


股东可以说是巴菲特非常在意的重点问题之一,他极为关注股东的构成及股东之间的关系。他认为,不管股东出资比例多少,对于一个公司最理想的情况是股东之间能够形成长期紧密的利益绑定,能够形成一种高度信任的合伙人的关系,不同种类、不同背景的股东都能够积极参与到企业的成长之中,为企业的发展建言献策。对于他来说,合伙制是最为理想的企业模式。
巴菲特上述理念背后的深层次考量其实是从公司所有者的结构出发,避免公司所有者之间因短期利益(诸如抢夺话语权、股价走势、资本市场波动、经济形势的变化等)而产生内斗和内耗,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负面影响并牺牲掉公司更为长远的利益。毕竟,从公司的角度出发,没有任何因素比股东之间的内斗对公司影响更大的了。在国内资本市场,因股东内斗而错失发展机遇乃至发展受到严重影响的公司比比皆是,方正证券、上海新梅、东方银星、美达股份、晓程科技、康佳集团等均曾因股东之间的内斗而使得公司的发展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巴菲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作为伯克希尔创始人和大股东,在主动和投资者之间建立信任方面,其作出了表率。巴菲特家族资产中伯克希尔的股票占比超过99%,巴菲特明白其无法向公众投资者允诺什么,但是鉴于其全部资产几乎都投入到了伯克希尔、其近乎清教徒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以及相对伯克希尔资产规模和巴菲特付出来说少的可怜的每年10万美元的工资,他能够用铁一般的事实让投资者相信巴菲特的核心利益在于伯克希尔的长远发展以及内在价值的提升,而不是通过高工资、股票期权或者其他各种灰色收入等侵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来获得短期收益。巴菲特向投资者保证“无论你们选择做我们的合伙人多长时间,你们的财产都将与我们的变化同步……我们只想在我们的合伙人赚钱的时候赚钱,而且比例完全一致。此外,如果我做了什么蠢事,我希望你们能从我也遭受了相同比例的损失上得到些安慰”。
在让投资者信任自己方面做出了诸多表率之后,在选择自己的合伙人方面,巴菲特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其公开宣称要吸引长线投资者和正确的投资者,即“那些了解我们的运作,分享我们的时间,并且像我们衡量自己那样衡量我们的新股东”。 这些投资者是从公司的发展中而不是其他股东的投资失误中谋求利润。
与很多其他人不同,尽管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上市公司,巴菲特作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其并不希望伯克希尔股票成交异常活跃。事实上,他并不关心其公司股票是否有成交或者报价,也不希望公司股价处于高价位,而是希望股价围绕公司的内在价值窄幅波动,甚至于其让伯克希尔公司上市的初衷也仅仅是为了降低股东的交易成本。公司上市后,更是公开要求其股票经纪商按照他的要求管理伯克希尔股票的交易,并曾在年终就伯克希尔股票异常低的换手率向其股票经纪商表示感谢。同时,他也会致力于与投资者进行沟通和交流,帮助投资者在买卖伯克希尔的股票时能保持更好的理性,其所做的这一切完全是基于尽可能赶走短期的投机者,迎接长线的投资者。
按目前多数国内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观点来看,巴菲特的上述想法堪称是老古董、食古不化,但从既往几十年的情况总结来看,巴菲特的理念与做法收到了显著的回报。一方面,与其他公司股东年会上常见的浪费时间、走过场或抱怨发泄不同的是,伯克希尔的股东年会上从来没出现过上述情形,也没有出现过愚蠢的和自私自利的问题,经过精心培育的长期投资者在股东年会上给巴菲特提出了各种有远见和价值的问题,也给公司带来了不少投资机会。另一方面,伯克希尔的股票二十几年来也基本保持了稳健的上涨趋势,极少出现大幅回撤或异常波动的情形,这种情况能够大幅减少股价和市场波动对投资者身心带来的煎熬,也更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在经典的公司治理教科书中,如何控制股东特别是大股东的道德风险、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一直是个重中之重的问题。在实际操作中,政府部门也建立了相应的法律法规对股东的行为进行约束。相比制度的事后追责,巴菲特在他自己的公司中以及他所投资的公司中显然更倾向于从源头解决这个问题,毕竟,相比事后漫长的抱怨、追责和诉讼给当事人造成的身心上的疲惫和挫折感而言,事先多花一点时间和精力来选择合作伙伴显得更有价值。对于金融从业人员或创业者而言,上述看起来十分粗浅的道理也非常适用,要想在职业生涯或创业过程中获得长远的收益,规避风险,确实很有必要对客户、合作伙伴或投资对象的股东结构和股东之间的关系进行细致的考察。

相关标签:

发布评论